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水滴筹地推乱象曝光:将公益做成生意,KPI如何能与善意共处?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4/27 点击:

11月30日,梨视频发布了一条水滴筹的视频,视频展示了一名拍客卧底水滴筹看到的种种内幕。“扫楼式”筹款、“随意填写的筹款金额”、“套用模板编写的故事”、“成功发起筹款有提成”等等真相瞬间引起网友热议和愤懑。

提起水滴筹,相信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了,我们经常可以在朋友圈看到它的身影,我们也曾在上面给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捐过5元、10元、50元……

对于那些一筹莫展的病人及其亲属而言,水滴筹是雪中送炭。对于爱心人士,水滴筹平台上有患者的疾病诊断证明、报告,患者的医保状况、家庭资产情况……资料详实而有权威性,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更可信、更便捷的捐款渠道。

因此,一直以来,许多人都比较认可水滴筹、轻松筹这类互联网公益筹款平台的存在,互联网公益提升了公益的公信力,让公益更透明,助力公益慈善事业迈向了新的台阶。

在2018年7月27日,广西南宁的邓女士为重病女儿在水滴筹筹得25万余元,后被爆料名下有多套房产,开奥迪车。

2019年4月8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其家属在水滴筹勾选“贫困户”并众筹100万元,然而,吴鹤臣在北京已购买医保,且有2套房、1辆车,100万的筹款金额也是虚假的,实际只需十几万。

2019年6月17日,浙江杭州一女子称父亲患癌,在水滴筹发起20万元的筹款,但检查报告单上显示未确诊。之后她将筹得的八千多元提现,后被网友指出炫富。

2019年11月30日,这个家喻户晓的互联网大病筹款平台又一次陷入审查不严、监管不到位舆论漩涡中,而这次还有一条更严重的罪——“利用人的善意做生意”。

视频曝光了水滴筹在全国40多个城市雇了一大批线下“筹款顾问”,自称“志愿者”,日常工作就是“扫楼”,一家一家医院,一间一间病房去引导患者发起筹款,或许我们可以称之为“开发客户”。

为什么会用“开发客户”这样商业化的用语去形容“帮助患者发起筹款”这一善意行为呢?

因为这群“志愿者”并非出于善心去帮助贫困家庭,而是将“让病人发起筹款”这件事当成KPI来完成。他们每天地毯式扫楼,几乎一天就能问完大半个医院。如此积极,如此“高效率”,只是为了完成指标,拿提成。

根据视频中水滴筹的员工介绍:水滴筹内部对于销售团队实行淘汰制,业绩垫底或者一个月不够 35 单,就要被辞退。而如果你完成1天内5单有效单,每单80元;完成6-10单有效单,每单100元……以此类推,想要月入过万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因此,为了让自己开更多的单,让更多病人能够发起筹款,拿到更多提成,他们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工作流程,其中包括推广扫楼、套用模板撰写感人故事博同情、要求患者转发。

一项公益,做成了一笔生意。筹款数量变成了水滴筹地推人员的KPI和提成。当患者成功筹款、提现后,水滴筹便不再理会资金去向。

不少网友认为这是错误的绩效考核标准、方式,导致员工为了拿提成,不顾患者家庭实际情况,只要成功发起筹款即可。

但绩效考核真的有这么能耐吗?说到底绩效考核只是引导一群人向一个目标驱动的方法手段而已,真正的“幕后黑手”是公司的发展战略。

公开资料显示,水滴筹项目背后是一家名为“水滴互保”的公司,旗下有筹款、保险、互助等业务,其中保险业务和互助保障是这家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而水滴筹作为一个公益项目,仅仅是公司业务的“一级火箭”,其在水滴公司业务链条中最大的价值,就是为其他两个创收业务导流。

通过朋友圈的裂变分享,水滴筹为水滴全平台带来了大量低成本的流量。而在频繁看到求助故事之后,用户也能更真切地感受到人世无常,由此购买平台销售的健康险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为了获得更多流量,在与轻松筹等竞争对手的比拼中获得更多优势,野蛮圈地、狼性的地推,按单提成、KPI考核和末尾淘汰,也就不难想象。当流量、市场占有率越过善意,诈捐、骗捐事件频出,也就不奇怪了。

在很多企业里,绩效几乎就是结果的代名词,HR依赖成单数、业绩增长给员工打分,将员工能力与结果强制性捆绑。绩效考核指标单一,忽略过程,长此以往,绩效考核只会流于形式,无法真正起到激励员工的作用,甚至出现员工为了完成绩效“刷数据”的情况。

前阿里“政委”龙里标老师曾用一句话总结阿里的绩效:“结果要好,过程也要好,为过程鼓掌,为结果付薪。”企业更需要对过程监督,对结果进行总结和改善。如果只求结果,就会出现如水滴筹般员工为达成KPI不择手段,只追求数量,不顾质量的现象。

企业的绩效考核,不是哪一个部门的事情,而是企业相关部门共同负责完成的一项工作。如果仅仅把绩效考核推给人力资源部门,这项工作肯定做不好。因为HR永远没有一线经理了解部门的工作流程和内容,也永远替代不了一线经理,如果仅依靠HR制定绩效考核方式,难免会片面。

因此,对绩效考核的各项内容,应该按照专业管理的分工,由各相关专业部门提出考核意见,人力资源部则主要扮演流程制定、工作表格提供和咨询顾问的角色。

12月5日,水滴筹创始人兼CEO沈鹏在微博公开道歉,称“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水滴筹亦将舍弃原有以服务患者人数为主的绩效管理方式,调整为以项目最终过审的合格通过率为依据,考核围绕筹款全过程。

可是当公益沾上了利益,公益还能纯粹吗?水滴筹是公益项目,公司却有盈利的要求。公益与商业的边界越来越模糊,这也是信任危机出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