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蛋壳公寓成老赖?长租公寓的“坑”何时是尽头?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5/01 点击:

4月21日,企查查数据显示,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蛋壳杭州公司)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立案日期为3月27日。执行金额为12000元。

与此同时,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张雪也被下达了限制消费令,案号为(2020)浙0106执1120号。蛋壳杭州公司全资股东青梧桐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该公司全部股权也被法院冻结。

对于此消息,蛋壳公寓相关负责人回复乐居财经表示,这是一个误会,裁决并未生效,杭州公司并未有失信或拒绝执行的情况,公司已委托代理律师与法院沟通,并申请撤回失信名单。实际上,蛋壳公寓之前早已针对相关裁决书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撤裁申请,并已有明确开庭时间。

据经理人杂志了解,蛋壳公寓成立于2015年初,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品牌,是一家以数据驱动为核心、提供高品质租住生活的资产管理平台,致力于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传统的住房租赁行业,产品涵盖合租公寓、整租公寓等,现已进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天津、武汉、南京成都、苏州、无锡、重庆、西安等13地市场。

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股票代码“DNK”,创始人为高靖。

与蛋壳公寓风光上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蛋壳公寓自年初以来接连陷入负面新闻,除了欠薪、被投诉以外,还遭到多地政府约谈。

据投中网报道,有部分自称“蛋壳公寓员工”的网友在社交媒体上透露,其1月份的工资将推至3月发放;不少蛋壳公寓的业主(房东)也称,蛋壳公寓向业主提出了强制的30天免租期,即少付给业主一个月房租,而上个季度应付给业主的房租也已逾期。

4月14日,消费者“吃鸭舌吗”向黑猫反映:“按照合同正常报备退租,并在规定时间内清空房子,蛋壳公寓没有任何理由的扣下押金.致电客服电话居然说都没说清楚就把电话挂了!要求按照合同约定返还押金1060元!尽快 。”

2月14日,针对蛋壳公寓拖欠房东租金、要求房东“免租”等问题,深圳蛋壳公寓相关负责人被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约谈。约谈之后,蛋壳公寓官方出台关于房东和租户的补救措施。然而消费者反映,处理结果至今仍未明确。

3月27日上午,为了进一步提升群众投诉回复满意率,切实为投诉群众切实解决问题,武汉市硚口区房管局对蛋壳(武汉)公寓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进行了紧急约谈,要求蛋壳武汉公司拿出大企业的担当,认真研判被投诉的缘由、切实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等,并出具书面报告书。

蛋壳公寓财务数据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蛋壳公寓的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6.57亿元狂飙到2019年的71.29亿元,虽然营收在不断增加,但是其亏损是越来越严重了,归母净利润从亏损2.86亿扩大到亏损37.84亿元,此外,营销等费用也在增加,从2.30亿元到现在的27.04亿元。

值得指出的是,蛋壳公寓从2017年到,其现金流均为负数,且有进一扩大的趋势,详情内容如下表:

从财报数据来看,蛋壳公寓过去三年累计亏损已经超过50亿元了,且亏损态势根本停不下来。

笔者了解到,蛋壳公寓自成立以来累计融资次数达到8次,其中在B轮、C轮、D轮分别融得1亿美元、5亿美元、1.9亿美元,投资方包括CMC资本、

高榕资本、蚂蚁金服、春华资本、愉悦资本等等。从蛋壳公寓现状来分析,亏损仍然将持续好长一段时间,融资还得持续推进。

近年来,随着消费升级和互联网的驱动,让以二房东为代表的长租公寓在市场规模和资本热度上获得空前发展,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长租公寓相关企业总量为182家。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4月21日,我国长租公寓相关企业的注册量为174家,注销量为13家。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19年6月26日,深圳市民徐小姐表示,她通过长租公寓平台自如租房居住,住了两年才发觉,房间甲醛含量超标。而在2017年12月,也有自如租客反映入住自如的出租房后,都出现了咳嗽、发热等症状,被医院诊断为“疑似甲醛中毒”。

据安徽房产特卖网报道,今年4月初,蜀山区天玥中心的业主投诉称:2018年起将自有房子,租赁给合肥匠寓公司统一管理,2020年4月6日就到了应该付房租的日期,但是未收到房租,电话打过去,各种推诿,口气强硬,就是不付房租,害怕该公司拖欠房租后倒闭或者潜逃。也有租客投诉称:3月4日退房至今,匠寓公司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不退还押金1200余元,除此之外,匠寓公司还存在拖欠业主租金,强制收房等违法行为。

根据房东东统计,2019年共有57家长租公寓爆雷,频发的各种各样的问题让租客对于长租公寓的信任度在下降,调研数据显示,发现有77,2%更愿意选择房东直租,只有22.8%选择二房东式的长租公寓。

去年12月25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6部门印发《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要求房地产经纪机构规范租赁服务收费,真实发布房源信息,加强住房租赁金融业务的监管等。

今年2月19日,上海市房管局副局长张立新在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住房租赁企业希望房东减免租金的想法可以理解。但也希望企业秉持契约精神,不能将单方面诉求强加于房东;租赁企业要本着契约精神,和房东还是要加强沟通、加强协调,把租赁企业目前存在的困难,积极地跟房东对接;政府和行业协会都非常关注、非常关心租赁企业,我们也正在积极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制定相关的支持政策。”

杭州市相关部门出台明文措施。2月13日,杭州房管局、市监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期间住房租赁企业管理的通知》,要求住房租赁企业在疫情期间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

一个新兴的市场,从企业盲目扩张、到行业各种乱象频发、再到国家监管部门进行严格监督和整顿,进而让这个市场更加完善。不过看着长租公寓头部企业各种“妖魔鬼怪”的现象,这个行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