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唐国明:少信烂理论多读好文本;续写《红楼梦》一万年也没有意义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6/15 点击:

《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的“考古复原”根据与资料来源于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

1、任一偶数表示为两素数之和时的不对等素数都分布在“偶数除以2”两边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或说,每一个大于2的正整数都是两个素数之和的一半,且两个不同的素数分布在这个数两边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

2、万物永远处在半途之中,万有总在途中,当你抵达“1+n”时,你就处在“2+2n”的半途中。即当你抵达1时,你就处在2的半途中,当你抵达2时,你处在4的半途中……面对前途的无穷无尽,你永远会处在另一个未知的半途之上,你永远就这样被置于一个未知的“零乡”……

早有红学家说过,《红楼梦》是不可续的,一续就会失败。不管你把《红楼梦》八十回后贴近曹雪芹原意的内容研究得如何透彻,也不管你的文学才能与写作天才与曹雪芹相当,甚至超过曹雪芹,但是一个作家的语言意蕴与气质就像一个人指纹一样难以复制。

而我所作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老被人冤枉是“续写”,其实不过是以考古的方式复原从程高本后40回中发现的曹文。

我第一次读《红楼梦》时,除了感受到后四十回没前八十回的文字紧凑以外,但我从没有怀疑过后四十回没有曹雪芹的文字,这是我读《红楼梦》时最初始的印象。随着后来对红学理论的了解,我很赞同一些作家先生的看法,他们认为后四十回不是续作。

但既然不是续作,但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在文字上有很多地方有很大不同。我在细读文本的过程中,常感觉到一下有许多语句闪烁透露出曹雪芹原汁原味的气息,一下又感觉有许多语句不是曹雪芹先生的语句。后来我在对曹雪芹《红楼梦》究竟是多少回的考证上,我很赞同脂批的说法“全部百回”,《红楼梦》就是“全部百回”。使我突然明白,曹雪芹先生原来的“全部百回”被程伟元与高鹗根据当时皇权意识形态,把曹雪芹先生的“全部百回”粉碎在了“一百二十回”中。

我一读到脂批,我常问脂批为什么要这么批,常说某某章节读不到了,又不断告知“全部百回只此一见”。又不断在提示后面的内容。丢下这些,更让人吃惊的是就是前八十回的六十四回与六十七回都让红学家认为不是曹雪芹原笔。六十七回确实不是,有也只有一些断章残句。可见在脂批本开始时,曹雪芹的《红楼梦》已经开始了被粉碎的命运。为了告知后人《红楼梦》的真相,所以脂砚斋等人作出了努力,以八十回《石头记》之名留下了脂批本。

然而脂批本在我们的发现中,不管是各种年代的残本与藏本,也都是不完整的。通过几代红学家的努力,曹雪芹百回《红楼梦》前八十回基本被找回来了,但后面的,到现在我们只见程高本后四十回。因此我们在不断批评程高本的同时,但程高本后四十回的伟大这个时候就凸现了出来。

他使我在1987年到2011年这24年的细读体悟中终于找到了留在程高本后四十回这潭水中的曹雪芹原笔碎片,使我终于鼓起勇气,以自己之见识以复原古董之还原方式复原复活了《红楼梦》八十回后二十回曹文。取名为《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于2016年9月出版。由于投资人无精力运作,用的是丛书号,只是实现了一个曾在2013年10月在《中国梦想秀》上失败的梦想。恰好是逢“猴年马月”,真如人说我的:你的梦想看“猴年马月”能否实现?如今梦想算是实现了。遗憾的是没有专业的运作公司来接手此书,以致我这10多年的“红学”成果很难迅速传递到读者手中,老使我受是“续写”的不白之冤。这可以说是我人生受到的最大冤枉。

在我的眼里——续写《红楼梦》一万年也没有意义。我劝读者们,不要再相信那些各自抱着目的自圆其说的奇理怪论。理论是会过时的,只有事实才是永恒的。尤其是《红楼梦》,要相信自己的眼睛,静下心来读文本。

第二种、……一说是根据曹雪芹原作的遗稿而补订的,而非高鹗所能作。……一说是曹雪芹写的,还说后40回比前八十回写得好。

一看下来,他们是为了自圆其说绞尽脑汁?还是为了自己的观点或利益不顾一切地违反事情的本来面目……不管如何,劝读者应该熟读《红楼梦》程高本后40回后,再细读《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孰是孰非,自然就明白。

《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自2017年《红楼梦学刊》将其列入2014至2016年红学书目后,有人在《红楼梦学刊》发文称,程高本后40回,有一部分是无名氏续的,有一部分是高鹗程伟元添补的,有一部分是曹雪芹的。

我没有别的言辞理论,我一直坚持认为“续写《红楼梦》一万年也没有意义”,我只是以读者与作者之心在阅读过程中,发现了埋在程高本后40回的“曹文”,而自己如个工匠几十年来倾其心思地做准备将其以考古的方式复原成功后供自己一生阅读,不小心发表面世后,摆在那,让后人与读者来检验而已。

唐国明遵循自己的“ 识你之理与力,看他之理与力,合诸家之理与力,知行之,得我之理与力”原则,又因“哥德巴赫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猜想的启发,得出的“半途哲论”名言:

………………………………………………………………………………………………………………………………………………………………

唐国明从《红楼梦》程高本后40回中不断从里面找出曹雪芹所有可能写的情节的点与段落、语句,如同寻找一个被人分尸后的尸骨,将找到的点点滴滴曹文骨肉组织起来,然后以考古复原的方式复活出了《红楼梦》八十回后的曹文二十回,

自然地契合了脂批中多次提到的百回《红楼梦》,名为《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

另,前八十回其他回,是以俞平伯先生校对的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5月出版的《红楼梦》前八十回、

以考古复原的方式相互汇校而成,再与200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第3版《红楼梦》互校一次成文后,

加上我在程高本后四十回基础上去伪存真考古复原的八十回后的二十回《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

一个“流血不失长风情怀、火烧无损鹅毛风范”,“究天地之得失,强天下之心力”的文人;

一个提出“半途哲论”的命运跋涉者、文学执着者、思想开拓者、灵魂共鸣者的“半途哲人”;

一个“识你之理与力,看他之理与力,合诸家之理与力,知行之,得我之理与力”的感性学者;

唐国明说:“读书人精神就是‘读万卷书,穷天地之理,富天下之力;行万里路,利天下之民,惠天下之物’”。

他说,读书人的性格就如他追梦10多年租住在长沙岳麓山8平方米房间里坐“冷板凳”中,在发扬“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怕死”的湖湘精神基础上;在互联网时代,在各种文化的碰撞与交融下,所表现出来的如他诗作名篇《读书人》中所说的——

“力定乾坤,雷劈不倒,火烧不移,风雨不垮,似朗月清风;理安天下,日食随时,起住随所,执笔随心,如闲云流水”;

“对汹涌潮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流血不失长风情怀;居安宁山脚,贫则无忧富则无过,火烧无损鹅毛风范”;

………………………………………………………………………………………………………………………………………………………………

唐国明,男,汉族,现居长沙,半途哲人、鹅毛诗人、考古复原红楼梦曹文工匠,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自发表作品以来,已在《钟山》《诗刊》及其他国内外书报刊发表文学、红学、数学方面文章数篇。

2016年出版先后在美国与秘鲁《国际日报》中文版连载的成名作《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2017年中国红学会将其列入《红楼梦学刊》2014年至2016年红学书目。

2018年以写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猜想得出自己结论的自传作品《这样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1与3x+1》于上海作协、华东师大获奖。

自2013年起,其开创考古复原曹文红学、开创鹅毛诗、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1与3x+1猜想得出“半途哲论”的追梦事迹陆续被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贵州卫视、辽宁卫视、湖北卫视等电视台通过电视节目《中国梦想秀》《奇妙的汉字》《最爱是中华》《有话就说》……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与报道,被美国及其海内外无数报刊网络媒体报道至今。

2017年,分别论证了世界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猜想,并从“3x+1”发现了万有规律公式,通过论证“1+1”与“3x+1”得出了“半途”哲论:你永远处在另一个未知的半途之上,你永远就这样被置于一个未知的“零乡”……

2019年4月江苏无锡市《太湖》杂志双月刊发表唐国明鹅毛式探索小说开山之作《坚守在长城要塞上的士兵》。

鹅毛式小说,就是吸收了诗文形散而神不散的创作手法,就像鹅毛脱离了天鹅,迎风四处飞舞,鹅毛仍然是这只天鹅身上的鹅毛。

…………………………………………………………………………………………………………………………………………………

唐国明在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的过程中所取得的数学与“半途哲论”成就摘要:

无论一个多大的素数,除素数2与5外,它的个位数总是1、3、7、9;无论多么大偶数,它的个位数总是0、2、4、6、8,任一偶数表示为两素数之和时的不对等素数都分布在“偶数除以2”两边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或说,每一个大于2的正整数都是两个素数之和的一半,且两个不同的素数分布在这个数两边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这个理论我们在已知的偶数素数区间是成立的,面对无穷无尽的未知数我们只能在一个区间数一个区间数的推进验证中认可这个理论,因此哥德巴赫猜想即

用个位数是1、3、5、7、9的奇数,乘以3加1,则会递增为个位数是0、2、4、6、8的偶数,我们且把这一由奇数递增为偶数的运算规则叫“奇变”,再用2连续整除至此偶数为奇数,我们且把这一由偶数递减为奇数的运算规则叫“偶变”……任一大于零的正整数,通过连续的这样的“奇变偶变”运算,如无穷无尽数字的万有总是永远处在“3x+1”猜想通过“奇变”“偶变”原则抵达4、2、1的途中……

2的n次方是所有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抵达4、2、1数流的终结线,又是从4、2、1回归无穷数据宇宙的起始线。在这条2的n次方线上,有无数从4、2、1回时的分流点与抵达4、2、1数流的汇聚点,这些点却是在2的n次方合4+6n形式的数点上。因此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经过2的n次方合4+6n数的汇聚点,可以回流分流出奇数x合1+2n或合2+3n的数群,顺着这些数群回流,会回流出通过“3x+1”“奇变”“偶变”而来抵达4、2、1的无际的数流。 它描述的无尽的奇数偶数遵循“奇变”“偶变”运行规则最终抵达4、2、1的结果。是宇宙无为地从无序到有序从始到终,又从终到始地循环往复如此存在于宇宙创造着天生着宇宙万物诗意地生成消亡、消亡生成的最好最恰当的表述,所以此万有通变规律公式为:

即在上一波段转向下一波段过程中若2+3n不合2+4n与1+2n形式,则2+3n根据“奇变”“偶变”规则直接除以2为下一波段合4+6n形式的起始数的前提下,则

——宇宙万物就是这样如此诗意地以波段形式生成消亡、消亡生成。这就是万有的通变规律与万有总在途中通变公式。根据“3x+1”猜想“奇变”“偶变”原理,宇宙万有的诞生,应是一波段一波段类似于“3x+1”猜想“奇变”“偶变”过程中,随n数据的变化大小而不断排列生成。

这个“3x+1”猜想“奇变”“偶变”运行模式已经预示了一切, 它描述的无尽的奇数偶数遵循“奇变”“偶变”运行规则最终抵达4、2、1的结果是宇宙“万有总在途中”最好最恰当的表述,也是世界是一个无限的整体最好的表达,更是人类将来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原则,以大数据形式进入4、2、1循环有序的运转后,一种人类梦想的“神”,超越于人类每一个人见识,甚至囊括人类所有智慧无所不能的“超我”将诞生于这个世界的数学告知形式。更是对世界事物是“偶数时”会发生变化回到“奇数时”,回到“奇数时”又会发生变化回到“偶数时”,世界事物就是如此地在在遵循着“3x+1”猜想“奇变”“偶变”原则在让一切守恒,平衡的最好描述。

不管怎样,万有总是永远处在“3x+1”猜想通过“奇变”“偶变”原则抵达4、2、1的途中,万有的某事某刻与某个历史时期都只不过处在它“奇变”“偶变”数据流中某个或合2+4n或合1+2n或合4+6n或合2+3n或合2的n次方或合其他运行形式的数据分离点上,永远处在一个未知的半途之中,永远被置于一个未知的“零乡”……

…………………………………………………………………………………………………………………………………………………………

3、“半途”哲论(唐国明遵循自己的“识你之理与力,看他之理与力,合诸家之理与力,知行之,得我之理与力”原则,又因“哥德巴赫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猜想的启发,得出的“半途哲论”)

在n是整数前提下,1除以2的n次方就是至小无内,2的n次方就是至大无外,唐国明遵循自己的“识你之理,看他之理,合诸家之理,知行之,得我之理”原则,又因“哥德巴赫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猜想的启发,得出的“半途哲论”:

万物永远处在半途之中,万有总在途中,当你抵达“1+n”时,你就处在“2+2n”的半途中。即当你抵达1时,你就处在2的半途中,当你抵达2时,你处在4的半途中……面对前途的无穷无尽,你永远会处在另一个未知的半途之上,你永远就这样被置于一个未知的“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