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于丹和易中天有什么区别?一个文化圣母跌落神坛,一位散发铜臭味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7/08 点击:

近年来,社会上兴起了振兴国学的热潮,孔孟老庄活跃在各种讲座上,唐诗宋词被孩子们吟诵在街头巷尾,央视的《百家讲坛》也诵读了不少国粹名篇。在《百家讲坛》邀请的文化名人中,丹和易中天最受欢迎。

然而,在当下,于丹却被学校开除,跌下神坛。易中天被批得浑身铜臭,但名声还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丹与易中天有何不同?

2006年国庆黄金假期,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一档节目吸引了上千人的围观,让于丹一炮而红。《百家讲坛》连续7天播出于丹《论语》心得专题讲座,得到了听众的热烈反响。接下来的春节,她在中央电视台开讲《庄子心得》、《论语》,一举成为国学教母。

丰富的文学底蕴,使于丹从上课讲到妙语连珠;文人的从容淡定也赢得了无数观众的心。凭借古为今用的解读方法,因论语心得而广为人知的于丹频频出现在报刊上,讲座邀约不断,受欢迎程度不亚于一线明星。

几年来,于丹奔波于各大高校、电视台甚至海外场馆做讲座,收入不菲。她不断出书,并多次刷新签售量的新纪录。

然而,正如《吕氏春秋》所言:凡事必全阙,物极必反。事物发展到极限,就会朝着相反的方向转化。与同期走红、至今声名在外的易中天不同,居高临下的于丹因为爆料而立刻跌下神坛。

于丹最致命的问题是讲解过于肤浅,所解读的内容往往流于表面,没有深刻的内涵。观众享受了一次心灵按摩,对于丹的华丽词藻赞不绝口,却始终没有机会真正理解国学的精髓。

有一次,于丹在北大开昆曲讲座,不愿上当的高材生坐不住了,纷纷喝倒彩,嚷着要她下台,于丹只好灰头土脸地匆匆退场。

除了专业水准被质疑,于丹的行为也为大家所不齿。出席活动时,必须有豪华轿车接送,留下温良恭俭让的谈吐;在受邀出国参加学术交流时,她因为待遇问题大发脾气,搞的工作人员都下不来台。

这样一位口口声声安贫乐道的国学大师形象很快土崩瓦解,国人对她的敬仰转变为批判和反抗。

当年风头正劲的于丹,渐渐被世人知晓了真面目,风光不再是一朝一夕。从一代国学教母到背上文化骗子的恶名,跌下神坛的于丹只能逐渐淡出公众视野,没有人邀请她宣讲。而依然保持高曝光率的于丹和易中天到底有何不同?他为什么能在讨伐文人的浪潮中退却?

以《易中天品三国》闻名的易中天,用有趣生动的大白话让三国历史跃然于观众面前。在尽量还原波澜壮阔的时代的基础上,辅以合理的猜想,让《三国》的阅读在社会上流行开来。

他是当时武汉大学最受欢迎的语文教师,因其出色的口才和丰富的学识被评为四大名嘴之一。从这个角度看,易中天的文学修养远胜于于丹。

其次,他在观点的传达上严格符合历史研究的方向。他不是单纯为了节目效果,而是在深入研究历史后,进行深入探讨,再将自己的理解反馈给观众。

他甚至编了一套《易中天中华史》,敢于在《史记》前加上自己的名字,其工作量之大、研究之深可见一斑。这与于丹以浅薄的议论歪曲《论语》的真谛,是截然不同的。

因为他身上带有文人惯有的尖酸刻薄,曾在节目中把主持人噎得哑口无言;成名后,他到处出席活动,留给学术研究的时间少了,被批评为不务正业。但作为在《百家讲坛》一炮走红的学者,易中天的言行与于丹相比,在文学方面的造诣远胜于她。

从简单到复杂,从复杂到简单。初入一个领域,往往只需要勤奋学习,但积累到一定专业水平后,就很难将自己的理解传授给零基础的大众。

于丹做不到的,易中天做到了。他带领观众穿越浩瀚的历史长河,一起探寻迷雾背后的真相,无愧于世界对优秀历史文化学者的呼唤。

随着国学的热潮,于丹和他的假文人也在社会上获得了一席之地。但需要注意的是,文化的积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而且,人品的完美是与之相辅相成的,无德之人即使才华横溢,也会遗臭万年。国学一词不能被年轻一代亵渎,它不应该成为敛财的方式,而应该成为社会风气的准则。

为了迎合大众口味,于丹直接牵强附会地翻译了《论语》,并将其改编成一盆心灵鸡汤。观众一听,会被扑面而来的华丽辞藻所迷惑,但仔细想想,于丹只是把高深的国学解释成了正确的废话,没有任何内涵。

易中天曾说过一句大实话:于丹首先是为了谋生,诚然,于丹没有做错什么。但她之所以不被世人原谅,是因为她的卑劣品质促使她追逐名利,而忘记了作为学者的初衷,最终走上了神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