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从福利分房到商品化,房子的变迁究竟给人们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6/12 点击:

有男生会说,没有房子,就没有办法结婚;有家长会说,没有房子,就没有办法上学;有老人会说,没有房子,就没有办法养老……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但每个人都传达出了一个共同的意思:房子,很重要。

特别是生活在都市里的人,没有人愿意睡在大马路上。每个人都想有个房子,很多时候,有了房子就相当于有了家。

我的妈妈是个工人,她那个年代,工人阶级是最吃香的。但凡大一点的工厂,就有自己的食堂、自己的托儿所、自己的福利房。

所以妈妈高中毕业之后,就进入了工厂工作。没多久,工厂就按照妈妈的工龄、年龄和家里的人口数分给了她一套两居室的楼房,有暖气、有煤气罐、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而那个时候,姥姥姥爷住的还是平房,冬天要烧煤,夏天要铺房顶,上厕所要走出好远,晚上屋里还要备一个尿盆。

可是,那个时候,没有人羡慕妈妈。因为大多数工人都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甚至有些工人还可以分多套住房。

我妈妈的一个老领导就是如此。因为家里比较困难,老领导自己的工龄级别又比较高,所以厂里为了照顾老领导,要多给他一间平房。然而老领导却推辞了,他说:“我多要一间房,还要多付十几块钱的房租,不划算。”

福利分房的年代,房子是个要紧的事儿,但是也没有人把房子看得过于重要,只要有瓦遮头便足以了。

领导是从外地农村一路考到北京的研究生,标准的“凤凰男”。他是学地质勘探的,研究生毕业之后,因为成绩优异,学校推荐他去一个比较有名的勘探队工作。领导自己也十分想去,可是勘探队的工作很辛苦不说,也没有分房。对于从农村到城市打拼的领导来说,有个房子比那些理想研究要实在多了。

于是,领导选择进入了一家很小的事业单位,没有什么用得到他专业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能发挥他才干的地方,只是有一点,他赶上了最后一批的福利分房。

分到手的房子只有四十多平米,户型不好,位置也不好,但领导觉得他总算是在北京落下了脚。十几年过去了,领导每每谈起他的这段经历都有些惆怅,但是看看电脑上显示的房价,又会长出一口气。我想,大概他不甘心放弃自己的专业,却庆幸自己有了一个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的“固定资产”吧。

我记得大约是在2008年以后,北京的房价突然开始飙升。直到同龄人开始进入谈婚论嫁的年龄的时候,很多人已经买不起房了。

我的一个朋友是北京人,长相好,性格好,工作也不错,但是交了几个女朋友都分手了,每一次分手的原因大抵都是一样的:我朋友没房子。

我朋友不甘心,眼看着快到30了,家里催得也紧。他说,好歹我月薪也有两三万,干脆贷款买房吧。于是,我朋友在北京五环外买了一套不到50平米的二手房。跟亲戚朋友借了点钱,凑好了首付的30%。看着自己的新房,朋友高兴坏了。

一年多之后,朋友结婚了,夫妻俩住进了新房,有了孩子。聚会的时候,本以为我朋友会兴高采烈地带着老婆孩子来赴会,炫耀自己的幸福,谁知道他是一个人愁眉苦脸地进来。问了缘由才知道,家里的开销不小,有老人有孩子,还要还房贷。最近几个月,我朋友几乎每天早上都是惊醒的,看着日历牌,数着离还贷的日子还有几天。

“房价太高了”“买不起房”这大概是我在同龄人口中听到最多的抱怨。我们小的时候,住在爸爸妈妈的房子里,从来没有想过买房,可长大了才知道,活着太苦了,就连一个爸爸妈妈瞧不上的房子,我们都买不起。

居高不下的房价,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炒房囤房,从中捞了一大笔,有人苦的,一处房产都没有。

我姥爷家拆迁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套房。谁知道,这套房早就被我小姨骗到了自己的名下。姥爷为了这件事耿耿于怀,直到去世那天还对我说着,“要房子”。

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知道姥爷给我留了一套房,所以压根儿没想过自己要买房。等到谎言戳穿的时候,再想买已经买不起了。我妈咽不下这口气,拉着我一起和我小姨打官司。官司打了两年多,房子没要回来,律师费倒是搭进去不少。最后因为证据不足,只能不了了之,可是自从打官司开始,我们家和我小姨家就再没有往来了。

有时候想想,这房子真的是祸害,有人为了它放弃了自己的理想,有人为了它背上巨债,有人为了它六亲不认,有人为了它抛妻弃子……然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并不是房子,而是让人望尘莫及的房价。

今天上午,听到“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心里感慨万千,写了一些唠叨,也真心地希望,这房子能够留给那些真正需要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