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成都“电竞+”战略迎重磅业务落地 成华量子界补全东郊业态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7/05 点击:

5月初,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推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建设“电竞文化之都”的目标。意见刚出不到一个月,成都就迎来了重磅电竞业务落地。

5月22日,成都成华区与VSPN签约建立量子界数字文化双创产业园,双方将在东郊记忆打造VSPN西南制作中心“量子界”,园区预计2020底初步呈现,明年7月正式投入运营。

近日,封面新闻采访了VSPN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滕林季,他向记者介绍了量子界未来的定位和规划,以及对成都电竞产业的看法。

2018年,VSPN联合太古集团在春熙路太古里倾力打造了VSPN成都太古里·量子光电竞中心,该场地也是王者荣耀职业电竞联赛KPL西部赛区的联盟主场,两年多举办了400多场电竞赛事,成为了西南地区很多电竞观众心中的圣地,封面新闻此前也曾多次采访过在这里观看电竞比赛的粉丝,其中很多人甚至会专程从外地赶来见证自己喜爱的队伍参赛。

滕林季告诉记者,除了电竞赛事之外,太古里·量子光也是不少艺术展览和时尚发布会的宠儿,保利集团、VANS、周末画报等知名企业和机构都在此进行过展览或演出活动。

“我们在场馆运营中也不断尝试突破,以更好的服务来回馈俱乐部和观众。我们的成员中超过80%都是川籍员工,在与观众互动中,我们使用了很多成都的文化元素,比如特别设计了熊猫的服装和玩偶来展现成都独特的文化。总的来说,太古里·量子光的成长是超过我们预期的,正是因为它的成功,我们再接再厉启动了成华·量子界的项目,进一步相应成都市政府‘电竞+’的战略,助力成都打造‘电竞文化之都’。”滕林季说。

按照成都市和VSPN的规划,未来成华量子界在项目规模和规划功能上有着较大升级。滕林季透露,量子界产业园会呈现两个可以容纳1500人的大型综合电竞直播场馆,还将引入游戏研发、赛事运营、直转播、云技术等相关产业入驻,融合电竞电音、游戏研发、文化艺术、时尚运动和联合办公等元素,同时推动游戏联盟、电竞俱乐部和人气赛事落地,构建完整的生态链。

国内电竞产业资源集中在上海,其他省份或城市也在积极争取电竞产业资源,比如2019年海南省出台了“海六条”政策从多方位吸引电竞产业落地,西安、广州等城市也都有类似举动。

实际电竞想要地域化发展,最重要的就是有可持续的赛事落地,这一模式在过去两年里已经在成都太古里·量子光项目上得到了验证:2018年,KPL联盟将14支队伍一分为二,7支原本在上海的战队迁往成都成立西部赛区,刚刚落成的太古里·量子光成为了西部主场,安家落户的各战队很多也在成都组建了运营、后勤团队,成都电竞产业初步形成了聚集效应。

滕林季告诉记者,成都电子竞技起步较早,2009年WCG就在此举办,近年来也举办了KPL总决赛、冠军杯等重要赛事,且在游戏研发方面有很强的竞争力,研发实力国内领先,成功孵化出了《王者荣耀》这一现象级手游。成都的电竞氛围很浓厚,高校众多,有很多潜在核心用户,同时成都休闲的文化氛围也与发展电竞能够良好契合。但在过去,成都电竞产业发展方面也有一些不足,成都电竞产业链并不完善,产业中游和下游缺乏竞争力。除此之外,过去成都缺乏电竞专业人才(赛事推广、赛事制作、技术服务、电竞商业化人才),导致电竞俱乐部、电竞企业发展受到一定阻碍,产业聚集效应不明显,资本注入相对不足。

成都太古里·量子光的案例成功后,项目经验开始对外输出,西安的量子晨成了腾讯游戏另一大头部游戏《和平精英》职业联赛PEL的联盟主场。

人流量更大、消费习惯更加多样化的一二线城市未来会是线下电竞发展的主阵地,LPL、KPL和OWL几大联赛都在推行战队城市主场化,其中LPL战队主场起步较早,但第一代的俱乐部主场大多经历过搬迁,稳定运作的主要是JDG战队在北京的齿轮厂主场,LGD战队在杭州数娱小镇的主场,以及OMG战队在成都梵木创艺区的主场的等少数几个。

值得一提的是,OMG战队2018年春季赛在成都最早的主场就位于东郊记忆,但夏季赛就搬至了如今的梵木,而位于北京五棵松的RNG主场已经因成本过于高昂已经退出,原本位于重庆的Snake战队在被李宁收购后更名LNG,也已经宣布将迁往苏州阳澄湖,但目前新主场尚未投用。

随着电竞地域化程度的加深,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将有更多城市加入电竞资源的争夺中来,第三方承运的联盟主场以及俱乐部冠名的战队主场两种模式,将在一段时间内共存。

电竞为线下商业导流的作用短时间内还难以用明确的公式进行量化,但长期举行的顶级线下联赛,对于场馆周围的人气聚集效应,是肉眼可见的。

成华量子界的选址,落在了成都成华区新中轴成华大道上,成华区深化东郊记忆的影响力的意图十分明显。

作为成都版的“798”,东郊记忆经过多年发展已经积累了一定人气,但随着成都各大漫展的逐渐南移,年轻人口休闲去处选择的多样化,东郊记忆始终缺乏决定性的特色业态。

虽然近年来东郊记忆也引进了古着、戏剧村等业态,但大部分项目不是难以出圈就是建设进度缓慢,或许是曾短暂驻足的OMG主场带来的人气给了园区启发,这次直接引进电竞运营商,试图带动区域发展。

东郊记忆位于成华区最成熟的商圈建设路边缘,近年来被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进一步炒火的建设巷小吃街本就是很多年轻人争相打卡的地点,附近又有电子科技大学沙河校区和成都理工大学,东郊记忆附近其实有着扎实的年轻消费者基础。

东郊记忆的南门外,刚刚开街不久,被戏称为“低配版太古里”的万科天荟正在努力靠着潮牌、LiveHouse和新潮餐饮等业态吸引年轻人;而一街之隔,同样在2019年底开张的龙湖滨江天街也是成华区新中轴成华大道的重点商业项目,体量庞大,人气尚在积累中。

东郊此番引进量子界,成华区想靠着多种业态组合拳的形式打出一片天,将杉板桥商圈打造成型的愿景和行动力比以往更加强烈。

实际上成华区近年来在吸引年轻人方面做出的改造和尝试颇多,其中最重要的便是2019年和万科联手打造的“万巷更新”计划首个案例,将紧邻太古里的望平街滨河路改造成了轻食咖啡一条街,试图将猛追湾的商业辐射范围扩大,目前取得了一定成果。

VSPN总裁滕林季告诉记者,成都市“电竞+”战略的提出对于相关电竞企业的帮助是多方位的,表明了成都市政府发展电竞的决心,此次政策是专为电竞行业发布的政策,足以看出成都对电竞的重视程度,政策中对电竞产业生态建设、赛事体系构建、电竞基础设施等方面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第二个是给予了电竞行业足够的支持力度,对于成都电竞行业中的薄弱环节设置了政府扶持资金。政策中对游戏的研发、有影响力的赛事落地、电竞场馆建设、电竞与其他产业融合等方面都给与了力度不小的支持,这对相关电竞企业来说减轻了不小的压力,可以更加放开手脚,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快速发展。

成华区在“电竞+”战略浮出水面后,打了一次先手,接下来成都市各区在电竞产业发展上的内部竞争也将展开:锦江区本就有太古里·量子光这一成熟项目,疫情影响散去之后该项目的何去何从备受关注;武侯区也曾在川大望江校区连续举办了两届“电竞全运会”NESO全国电竞公开赛,省体育馆也曾是《王者荣耀》冠军杯的举办地;而高新区更是驻扎成都的多支俱乐部所在地,此前《守望先锋》联赛OWL也曾宣布在五粮液成都金融城演艺中心举办成都猎人队的主场线下赛(因疫情取消),又有着最多的游戏研发企业,家底雄厚。

在电竞资源争夺的良性竞争中,成都市各区里不会产生败者,因为它们都在共同帮助成都,打赢全国城市之间快速升温的产业升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