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院线复工了,观众还会继续看网络电影么?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8/01 点击:

一声令下,百废俱兴。自7月16日影院复工通知下发以来,全国影院都开始争分夺秒准备重新开业。

在影院停摆的这半年间,院线电影市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然而与此同时,由于线下娱乐的全面缺席,很多用户转而选择线上观影,网络电影也因此迎来了一次加速蜕变的机遇。

根据云合数据,2020上半年网络电影市场总上新影片数量达390部,同比减少91部。有效播放量达到38.9亿,同比增长90%,部均30天有效播放达880万,较2019年实现翻倍式增长,提质减量势头显著。

分平台情况,爱奇艺上线的网络电影中有23部影片分账票房突破千万,优酷上线网络电影有15部分账超千万,腾讯视频则有5部作品分账突破千万大关总体来看,传统气质网络电影题材仍然在网络电影市场占据绝对优势。古装、奇幻、喜剧、动作等题材几乎包揽了三大平台分账前几名。

像在优酷平台,怪兽题材也是比较火爆的题材类型。2018年,优酷平台上线的《大蛇》曾一举打破网络电影的票房天花板,其分账纪录保持了超过一年时间无片能破。此后,优酷在19年暑期推出的《水怪》《巨鳄》《大雪怪》三部怪兽题材作品,也都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反馈。

《大蛇2》延续了怪兽题材的票房优势,这部于2019年12月6日上线的影片凭借3256.73万分账票房高居优酷2020年分账榜单首位。类型片不断成熟,营销打法也被不断沉淀。曾成功助推了《大雪怪》等“怪兽宇宙”作品的宣发平台灯塔,近期又成功服务了《血鲨1》,自7月17日上线以来连续4天拿下优酷日票房榜冠军,收获抖音话题播放量3.9亿,成为又一个热度票房双丰收的案例。

值得一提的是,热门影视IP对头部项目的加成也相当显著。在分账票房较高影片中,我们看到了《鬼吹灯》《奇门遁甲》《倩女幽魂》《狄仁杰》《雪豹》等多个热门影视IP。但与前几年不同的是,如今的头部网络电影已经走出 “蹭IP”阶段,基本都得到了改编授权,网络电影行业正在走向规范化。

另外,像《雪豹之虎啸龙魂》所属的战争类题材网络电影,也是近两年间开始密集涌现的新“爆款”。在网络电影市场内容水准提升的同时,题材类型也在不断丰富。

在日前举办的一场“优酷开放学院·网络电影大咖说”线上活动中,来自优酷开放平台的谷芳芳判断:“我们认为生态稳定,才能产生行业共赢,‘破千万’应该是现如今网络电影量变到质变的一种新常态。”

而这样的新常态,一方面得益于头部网络电影项目质量的整体提升,另一方面,也得益于视频平台所具备的稳定分账能力。

一定程度上说,这半年间网络电影所做到的就是弥补院线电影市场的空缺,而这样的互补也并不是昙花一现。

不可否认的是,尽管近半年来网络电影的进步有目共睹,但在此之中,因院线停摆而带来的特殊红利,是网络电影票房攀升的最主要原因。如今,影院大规模复工在即,院线电影即将归位,网络电影也会失去外力加成,未来走向依然存在着不确定性。

回顾三大平台分账票房数据榜单便不难看出,从5月中下旬开始,网络电影的流量红利基本褪去,分账票房回归至往年同期水准。

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究竟是融合发展还是分道扬镳?或许这个答案,最终还是需要观众来告诉我们。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自始至终都不是完全割裂的存在,二者更像是发行模式不同的同一种产品。从前,是内容的差异让二者被分隔,如今,将二者重新开始融合在一起的,依然是内容。

在此前发布的《优酷电影用户2020年上半年观影数据报告》中,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的线上观影人群已经开始逐渐融合。

网络电影的受众群体正在靠近院线电影受众群体。除了网络电影受众比较突出的地域下沉、25-35岁男性居多特点外,低年龄段的用户群体以及女性用户,都呈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另外,从观众观看行为来看,用户的线上观影也开始不拘泥于电影的发行渠道。

而考量观影对象的唯一衡量标准,就是内容的优劣。步入2019年以来,网络电影开始进入提质减量的加速阶段,大量腰部尾部泡沫挤出,头部梯队则在持续优化内容水准。

像优酷平台此前打造的几部“怪兽宇宙”作品、喜剧电影,基本都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且也获得了整个优酷电影观众的认可,《四平风云》《大蛇2》分别获得了优酷电影2020年上半年男性、女性用户最爱影片TOP5之一,这证明了网络电影已经开始获得整个电影用户的认可。

以上几部作品恰恰说明了,观众并不关心一部片子是网络电影还是院线电影,他们只看好片子,只看这是什么题材类型,讲的一个什么故事,制作、表演、表达怎么样。

那么什么样的内容才是院线电影与网络电影受众共同关注的?对于创作者来说,首要最需要把握的就是题材,需要回归用户,把握不同的题材类型下观众的观影需求,守住优势题材,同时拓展创新题材。

刚刚在优酷开放学院举办的“网络电影大咖说”活动中,优酷网络电影中心总经理芦洋进一步细化了内容题材的分类,并分享了平台方优酷的一些新动作。

一是喜剧、冒险、怪兽这类比较受到市场认可的红海题材。“今年我们这类题材上可能要做的更多的是精华强化,把这个品牌再做得透一些、深一些、实一些,包括在同一个题材赛道上,做一些微创新,给大家一些更新的东西。”

二是在近期得到市场验证的动作类题材。未来优酷会在新的品牌类型基础之上,把这个题材去做品牌化,也做强化。

最后就是对于网络电影领域相对较新的题材,如社会话题性的、扶贫类的、贴合疫情类的、弘扬家族情怀类的现实主义题材,还有像年轻用户群体比较感兴趣的创新题材,如科幻类作品,也会是一个发展丰富的方向。

“简单总结就是把已有得到市场认可的,我们做的更强更透,在一些创新类的,还有一些市场有需求类的题材上,我们会去做更好的开拓,争取给整个平台,给整个市场提供更多元、更丰富的内容。”芦洋道。

在内容市场,创新是永远离不开的关键词。在网络电影市场的现有案例中,犀牛君发现,网络电影的创新大多是以类型融合的形式出现,但这并不会局限于红海或是蓝海题材。

像优酷2020上半年分账冠军影片《大蛇2》,选择了父女情作为主题,侧重描绘女性角色,以吸引女性受众群体,实现了怪兽题材的差异化定位。同时,怪兽题材影片也非常适合融入科幻、灾难等元素,在“怪兽宇宙”的几部影片中已经有了很好的体现。

喜剧类、冒险类题材同样适用于这一法则,例如融入爱情、悬疑、科幻等元素,都有利于作品获得更好的市场反馈。如上半年的热播网络电影《倩女幽魂:人间情》,改编自经典电影,将爱情内核与奇幻冒险题材相融,让老IP在网生时代得到了全新解读。

当然,重中之重还是内容水准的把控。原创一直是网络电影的薄弱环节,有了好的内容,才是一切的根源。

事实上,跳出用户层面,犀牛娱乐观察到,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也开始在制作力量、资本力量方面开始融合。

近年来,我们看到在很多头部网络电影作品中,都出现了传统电影人、传统影视公司的身影。

像陈浩民、林子聪、赵文卓、于震、谢苗等影视演员,已经在网络电影市场活跃许久。以华谊兄弟、完美世界、磨铁娱乐等为代表的传统影视公司,也积极地开展了网络电影业务布局。

新一任网络电影分账冠军《奇门遁甲》,其制片人魏君子同时也是院线电影版《奇门遁甲》的操盘者。

究其背后原因,其实还是一个普遍的发展趋势,“毕竟看到从网络剧到电视剧的融合,看到院线电影、网络电影的融合,其实都是感觉到越来越接近,”导演回宇表示。

而在我们看来,其实院网融合的大趋势,一定程度上也验证了网络电影作为“新蓝海”的价值。

资本天生会寻找价值洼地,站在风口的网络电影正处于红利期,因此,来自院线电影的资本会大踏步进入。第一步是资本的进入融合,进而推动制作力量的融合,最终,实现二者用户的融合。

那么在下一阶段,犀牛君判断,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也会来到一个新的融合发展时期。取长补短,实现协同共振,是两个行业的共同愿景。

芦洋认为,对于入局网络电影市场不久的院线公司而言,首先要清楚作品的目标受众定位,以及播放载体的差异性。

在实操过程中,如果院线公司能够运用比较先进的制作方法论,同时尊重要面对的用户,想好播放渠道,做好内容创新,是有机会让网络电影行业变得更好的。

当然,“资历尚浅”的网络电影也不需要因为院线电影人的入场而焦虑。在我们看来,网络电影的定位差异,决定了与院线电影的差距。审美落后、类型缺失、原创缺失等长期存在的短板,都在制约着网络电影的发展。但这并不代表网络电影永远追赶不上院线电影的脚步。

未来,随着网络电影不断向院线看齐,优化工业流程,在内容方面一定会与院线电影产生融合,那么在网络电影市场也会有更多新的天花板出现。

另一个重要的参与者则是平台方。简单来说,在网络电影行业发展的过程中,平台很大程度上充当着服务者的角色。“网络电影作为分账的合作业务,其实要几个核心动作一起合力,才能达到最终非常好的结果,”谷芳芳这样认为。

对于优酷平台而言,这种服务主要来自四个维度。一是运用健康、稳定的分账模式,二是平台的运营资源,三是合作方站外有效的精准的站外营销,以及阿里生态的联动,为项目方提供来自多个维度的服务。

最终,这为优酷平台带来了2020年上半年15部影片分账破千万的优异成绩,占全行业超千万项目35%。

互联网时代,很多事物的边界都在逐渐模糊。带货主播李佳琦可以成为明星,明星也能够下场化身主播。长短视频平台同场竞技,网络剧和台播剧亦能同台评奖。用唯一的概念定义事物早已不是世界的主流,那么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又为何还要泾渭分明?

犀牛娱乐相信,在院线电影逐步复工后,院网融合的脚步也会继续提速。网络电影既然能够摘下了“粗制滥造”的标签,模糊与院线电影的边界,也不会是难以实现的梦想。